高德招商

高德代理 : 小春票站拍照疑觸犯法例

【星島日報報道】區議會選舉於昨晨7時半開始接受投票,多區票站均出現人龍,汪明荃(阿姐)、田蕊妮、杜汶澤及森美等均在社交網站呼籲大家盡公民責任,阿田留言說︰「在做自己可以做 !」阿姐則以撞色Look現身,更表明心繫社區。至於最爆炸性的莫過於是陳小春,他於下午上載在票站內拍攝的選票及投票印章照片,又標籤了「做一個堂堂正正的香港人」及「香港加油」句字,由於選舉事務處列明未獲授權人士不得在投票站內使用手提電話或任何其他器材進行電子通訊、拍照、拍攝影片、錄影或錄音,陳小春的帖子隨即被網友懷疑已觸犯法例,更曾有藝人因此被捕,難怪他於半小時後刪除照片,換上紅底的文宣照片,圖上寫有「今天給香港一個告別暴力的機會」!文:娛樂組

Continue Reading
高德招商

泛民全面狙擊 搬老牌藝人乞票

【本報訊】區議會選舉各區候選人昨日盡最後努力拉票,而昨早全港十八區的累積投票率已較上屆高,建制派於中午已陸續有候選人開始告急,當中包括多名立法會議員,其中參選九龍城區土瓜灣北的民建聯主席兼立法會議員李慧琼告急時,就遭對手社民連梁國雄(長毛)阻撓。而民主派方面則大打「明星牌」,包括曾在台灣出席當地的聲援本港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活動時被潑紅油的本港歌手何韻詩,昨日就為民主派候選人拉票。 選民投票踴躍 票站排長龍 昨日各區選民投票踴躍,票站大排長龍,建制派在中午已陸續開始有候選人告急,當中不乏本身為「雙料」議員的立法會議員,包括民建聯李慧琼、周浩鼎、張國鈞及鄭泳舜;工聯會麥美娟及何啟明,以及在修例風波中言行惹爭議的何君堯。 何君堯曾遇襲 派保鏢跟身 其中參選深水埗南昌北的鄭泳舜於下午二時已全線告急;而參選屯門樂翠選區的何君堯則在下午三時開始告急,早前曾遇襲的何晚上拉票時有多名保鏢陪同,期間被民主派候選人的助選團指罵。民主派方面則出動「明星牌」,其中何韻詩、藝人葉德嫻及王宗堯就到南區為民主派候選人拉票。而民主派政團昨日未有大打「告急牌」,公民黨至晚上七時許,才為該黨參選北角錦屏的李予信告急,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亦告急。

Continue Reading
高德招商

高德代理 : 中大煮完過理大 39歲廚房佬用

理工大學內估計仍有數十人留守,理大副校長(科研發展)衛炳江及副校長(學生事務)楊立偉等人,昨午視察環境,巡視到學校飯堂附近時,中年男子「廚房佬」(化名)手持美國國旗衝向衛炳江面前,質問他出現目的,並要求對話。廚房佬又要求衛炳江等人,隨他一起到學校飯堂清潔,獲衛炳江答應。 這位廚房佬與人說話時中氣及罷氣十足,聲線沙啞、粗口橫飛、大情大性,令人想起黃毓民。他是連日來在理大抗爭飯堂,為示威者準備膳食的廚師。有現場人士表示,擔心廚房佬一個人連日承受照顧青年的壓力,情緒起伏波動,祝願他平安、健康。

Continue Reading
高德招商

勇武青年思考5個月抗爭:失去自己,無法放下

周四凌晨,理工大學校園像個廢墟,僅餘的留守者散佈不同角落,有人默默看手機、看「哨站」通報警方的位置,想著逃生路線;有人藏在幽暗處抱頭大睡,但常被聲音吵醒;有人拿著一個錘,說要練習「流星拳」,雙手握實亦不夠力氣揮出;有人激動說著:「寧願同佢攬抄都唔會投降,咪玉石俱焚囉。」在旁的蒙面黑衣青年阿明(化名),叫眼前的人冷靜。 「喂,有冇煙呀?」這是19歲的中四生阿明,在理大留守的第8天。由於僅剩數十人,他說糧食衣物算足夠,惟沒有煙和藥物。 阿明是前線勇武抗爭者,聲言「擋、打、盾兵、掟磚、突擊」都會做。他曾經因身體問題,有數年無法上學。過去5個月,他因為要上前線選擇退學。 11月18日周一晚,眼見多人離開校園,阿明整夜都是不甘心,同時又對「投降」數字感到十分驚奇。「嗰下係好不甘,我知道有人會投降,有一定嘅投降數字,但完全無諗過係600個咁多。我聽到之後呆咗,大佬,外邊開花幾日,被捕人數都唔及一次嘅投降數字呀。600喎,平時拉極咪100幾個,200個都好多啦。但嗰日,一投投咗600個,總共拉成千人,個數字係好驚人。」 他沒有投降,認為這等同違背自己的信念、「對唔住自己」,「投降唔係我嘅選擇,一係走,一係留。我係寧死不屈,寧願死都唔會投降。」 但阿明明白每個人有自己的選擇,不會勉強其他人,而繼續留守的人需要互相扶持。「如果要認輸,好不甘呀。嗰班人走咗,雖然有唔開心,點解佢哋要揀呢一條路呢,其實對自己都有打擊,我應唔應該繼續守住呢個地方?但就算佢哋走咗,仲有一班留守嘅人,係需要有人留喺度維繫住,守護住大家。大家要保護大家,想走嘅就走,想打嘅就留低。」 他早有被捕的心理準備,但求抗爭至最後一刻。寧可冒險一搏,亦不要失去尊嚴。對投降或跟隨中學校長離開的示威者,他沒有感到被背叛,只覺得不甘心。「入得嚟,你要有心理準備同覺醒。你要有被捕嘅風險,有被人打嘅風險,你先出嚟,唔係因為驚,就走出去送頭。你咁樣送頭,你咩都無付出過,你又無拼搏過,點解唔可以試下走出去搏?好,原來你失敗,咁你個結果都係俾人拉。不甘嘅係,見到佢哋咁多個人走出去投降,都係被人拉架。舉晒手咁,我會覺得好無尊嚴。」 齊上齊落,是運動的堅實信念。今次理大一役,阿明明白很難做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要共同行動從來都是十分困難,這正是運動的真實面。 「齊上齊落係好難做到,一group人一定有唔同嘅意見。我自己有次親身經歷,理大C Core有條斜路,有30個手足嘗試喺嗰度走,但早前已經有人喺嗰度俾人捉咗。我勸咗10分鐘,都說服唔到佢哋。5分鐘之後,有人用大聲公講『尖東橋有30個人被捕。』我就係睇住嗰30個人出去,我勸唔到,嗰下好傷心。嗰下係仲難受過個1000人走,我自己睇住佢哋走,好似無能力救佢哋咁,我又係極力去阻止。好難過,見到佢哋咁樣揀。」 回歸起點,他心感「家是香港」,覺得作為香港人,要有守護這個地方的責任,這一份初心至今仍然沒有改變。「維護公義,見到不公平嘅事要出嚟發聲。香港係屋企,當你見到有問題嘅時候要出嚟發聲,要令佢(香港)慢慢變好,唔係俾佢墮落變差。呢個係我嘅初心。我唔理幾時煲底見,總之我見到不公平嘅事係要發聲。呢樣嘢係我一直以來揸緊嘅嘢,無變過。」 社會有人認為他們犯法,「我覺得自己一直做緊嘅嘢都係啱,我堅持住自己嘅信念。在社會上我係犯法,但我唔係犯罪。我從來無違反過自己堅守嘅信念。」說到這裹,他雙眼通紅,捶了捶胸口。 留守8天,無疑是一場心理戰。四面楚歌,校園如死城,阿明感到難受,當下最牽掛是昔日平靜的生活狀態。他形容,5個月前,自己無所事事就打機,認識新朋友,去飲酒。他期望回到以往的生活,但對香港的責任又捆綁著他,無法放下。「其實好難受,頂得好辛苦,我想回復平靜,但又唔可以停低。咁抗爭,無計,唔通停低唔做嘢咩。我性格係唔會俾自己停低,如果唔係會好內疚,會問有件咁嘅事點解我無幫手。」 最難過的,是阿明沒有傾訴的對象,亦沒有理解他的家人。他生於藍絲家庭,連父母亦痛斥他是「暴徒」。即使在前線受傷,家人亦不會問候。朋友被捕,回家後他忍不住哭,家人卻說「出得嚟就預咗啦」。他自覺天生天養,沒受太多的家庭教育。但面對親人的不支持,甚至奚落,難免感到孤獨難受。「藍絲家庭嘅仔女好辛苦架,佢覺得你做嘅嘢係錯,唔俾支持你。嗰份唔支持,令你好難受。佢哋會覺得政府做嘅嘢都係啱,你哋唔搞事,點解要派警察出嚟;你哋唔出嚟,警察就唔會開槍。你哋成日破壞,射你抵你死架,射死你咪啱囉。」 阿明由6月9日已參與反送中遊行。5個多月以來他都盡量上陣,最誇張一次,他連續100多小時在示威現場,每天只睡幾小時。這5個月間,他認識自己多了,同時更理解自己的優點。「我個人係熱心。當我對一件事有熱誠,我會百分百投入心血。」怎料到,這份熱心卻令他失去了自己。 開學後,阿明有感無法兼顧社運與學業,為了全心全力投入社運,他選擇退學。「開咗學個幾月就覺得唔得啦。雖然我唔係好大能力,但我想盡我嘅綿力去為呢場運動付出。好多個香港人加埋就有好大嘅能量。」他的人生彷佛只餘下社運,「我好似失去咗自己,生活得番社運。我無咗社交、娛樂、學業、家庭,咩都無晒。」 假如運動有暫停的一天,他餘下甚麼,又靠甚麼生活下去?阿明承認,勝利是一場漫長的戰役,或許需要幾代人的共同努力。只是,此時此刻他不會想要「錫自己」。「其實都幾可笑,自己都知嘅,但都甘心放棄自己。絕對唔會後悔,我覺得自己做得啱,之後都唔會後悔。可能我真係唔錫我自己。」阿明把自己縮得很小,把對香港的責任和其他人的安危放至最大。 問及他會否認為社會犧牲了一代年輕人,他們的青春埋葬在戰場、監獄。他說:「我預咗受,任何嘢都有風險。我揀咗呢條路,我就要犧牲我嘅時間。青春好寶貴,但更寶貴嘅係香港呢份自由。我唔想見到香港差落去。」說到這裡,他忍不住眼淚。 阿明認為,生於這個時代,盡力守護是他們的責任:「我哋係被揀中嘅一班人,個時代揀中咗我哋。我哋見到社會有問題,就要行出嚟。我覺得唔係犧牲,係負責。好似屋企火燭咁,無人喺屋企,唔通你就唔去解決咩?我都要為自己嘅屋企去解決問題,我唔可以俾佢變差。」

Continue Reading
高德招商

高德代理 :理大拘捕或登記1000人 拘6人涉爬坑渠

【星島日報報道】理工大學內仍然有示威者及學生留守,警方油尖警區指揮官何潤勝傍晚表示,在理大拘捕或登記大約1000人,當中有300名人士小於18歲,經過登記個人資料後已經自行離開。警方指,暫時未有計劃進入理大。 警方指,今早10時,警方暢運道橋底發現3男、1女揭開坑渠蓋,並放低一條繩,有2個男子爬出來,警員即時拘捕6人,包括暴動及協助罪犯罪名。警方又提到,日前有些人在理大行人天橋遊繩而下,警方即時拘捕37人。警方警告這些是非常危險行為,稍一不慎會嚴重受傷,這些位置已經被警方封鎖線覆蓋,任何逃跑的行為都不會成功。警方強烈呼籲示威者安全離開理工大學,並放低所有武器。 警方指,由於今日局勢稍為緩和,凌晨已經安排路政署、食環署人員清理紅隧收費亭附近路障,警方稍後會進入隧道行人天橋視察。 警方指,理大內仍然有人留守,如果家長或監護人懷疑子女在理大,盡快用電話聯絡子女,勸告子女離開,或者聯絡學校或警署求助。 他表示。警方未有計畫進入理大,亦無因此畫下死線。被問到能否安排家長進入校園,何潤勝稱不可行,因為不清楚校園環境是否安全,「幾百人進入,情況會更難處理,家長可能不肯出來」。 他指警方無法縮小封鎖範圍,因有留守人士從渠蓋爬出及從天橋游繩逃走,認為縮小封鎖範圍等如無封鎖。 有傳自願離開校園的18歲以下學生,被警員登記後今日被警方以暴動罪拘捕,他表示不知情,著記者向警方公共關係科查詢。

Continue Reading
高德招商

夫婦涉擾亂秩序准保釋明年1月訊

【星島日報報道】馬鞍山一名男子疑因政見不同,被人淋潑易燃液體點火燒傷,當日一對夫婦在旁涉嫌叫囂而作出挑釁,各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的行動罪,兩人暫時毋須答辯,案件押後至明年1月29日再訊,以待警方進一步調查,兩人獲准保釋外出候訊。 報稱任職文員的33歲女被告陳海雲與同報稱任職文員的39歲男被告鄺耀文,各被控於2019年11月11日,在香港新界馬鞍山鞍駿街馬鞍山公園連接馬鞍山廣場的行人天橋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的行動,即以挑釁性語言叫囂及挑釁他人破壞社會安寧,而上述行為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的破壞。

Continue Reading
高德招商

高德代理 : 須尋求協助解除當前危機

中大校長段崇智發出公開信,表示校園已遭受包括外來人士的蒙面示威者佔領,情況完全失控及不可接,要求所有外來人士即時離開中大,又呼籲少部分仍然留在校園的成員盡早離開,直至校園回復安全及秩序。他表示,假如大學不能繼續履行基本使命及任務,須尋求相關政府部門協助,以解除當前的危機。 段崇智表示,有為數過千的蒙面人士因應網上號召到中大,相信當中大部分並非中大學生,場面極度混亂,之後校園發生更多違法事件,包括縱火、掘起大量磚塊、大學的校巴及工作車輛被盜用、有人更從校外運輸物資入大學以大量製造汽油彈、大學實驗室內部分危險品及易燃品亦被盜去。他對於大學被利用為進行以上違法行為的場所,對公眾安全構成嚴重威脅,表示極度遺憾,而校園遭受的大規模破壞,估計復修需時以月計。 他表示,所有進出大學的人士須向蒙面示威者展示身份證明,隨身物品及電話亦遭搜查才可放行,是嚴重侵犯大學成員的出入自由,造成恐慌。他說,在評估風險後,大學以校園內所有員生的安全為大前提,決定提前終止學期,同時盡力協助校內的員生離開校園。

Continue Reading
高德招商

江永祥稱語氣激動難免

對於有警員昨晚在東區走廊柴灣迴旋處要求檢查現場傳媒的證件,並表示「我就係要搞你」。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在記者會表示,當時警員希望盡快將暴徒繩之於法,所以語氣較激動,而另外有同事已即時代替相關同事處理。 江永祥表示,過去多個月有太多突發、暴力事件,難免在語氣上會「較肯定」,舉例指警員在看燈飾、煙花等活動時,可以「笑住口」與市民溝通,但現時要使用較肯定的語氣,否則難以控制現場。 另外,昨晚葵涌邨有防暴警員追截黑衣人至天橋升降機內,並要求在場記者關掉攝錄器材。江永祥回應說,若要求記者不要採訪是不符合規矩及指引,認為若記者有任何疑問歡迎投訴。

Continue Reading
高德招商

使用催淚彈符合國際準則 極少引發永久後遺症

【Now新聞台】警方指,一直正常地使用催淚彈去驅散暴力示威者,做法合法,亦符合國際準則,極少引發永久後遺症。 網上流傳有記者身上長出氯痤瘡,懷疑因吸入高濃度二噁英引致。警察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指,警方使用的催淚彈主要成分為CS,不明白與二噁英有何關聯。他強調警方是正常地使用催淚彈,去驅散暴力示威者,做法合法,亦符合國際準則。他指法國應對黃背心示威,以及美國應對邊境非法入境者,都有以類似手法使用催淚彈,因此而引發永久後遺症是極少見。 對於警方近日被指使用濃度更高的中國製催淚彈,汪威遜強調,警方在國際市場上搜羅不同適合的武器,使用前亦會進行一連串試驗,並檢視效果,認為坊間對警方使用催淚彈的指控,應有多些科學根據。

Continue Reading
高德招商

高德娱乐 : 京阪閨蜜聖誕遊!森林手作市集+京都最大燈光節

與朋友旅行,總是很難約!所以能夠有幸去到一趟旅行,都要好好珍惜。京都大阪一向是閨蜜首選,當地購物地點多,而且美食並不少,令一眾姊妹們放假都想「此地一遊」。難得結伴遊,想每一日都過得充實有趣,要就參考一下以下閨蜜遊行程,由觀光到住宿,都幫你安排好了! 一季一次!森林中的手作市集 女生都愛購物,不想行大型商場,而想買具有特色的當地手作,可以來到下鴨神社「森林手作市集」。這個市集每季才辦一次的市集,位於舊有的原始森林中,整個環境舒適,涼風陣陣,並有至少600株200年以上的老樹,非常特別。而且手作規模雖小,但種類甚多,由耳環、衣服等手作小物至食物都有,亦有Live音樂表演,值得一去!

Continue Reading
Back To Top